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打造我国未来经济一个重要增长极

“按照‘整体规划、分步实施’原则,上海先行启动南汇新城、临港装备产业区、小洋山岛、浦东机场南侧等区域,面积119.5平方公里。等条件成熟后,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将逐步扩大到整个临港800万平方公里。”在9月5日上海社科会堂举行的媒体学术沙龙上,上海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周国平指出,改革开放不会停留,现在临港各地发展不均衡,制度创新将逐步扩大实施。

临港新片区是升级版的自贸区

在上海全球城市研究院院长周振华看来,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内设立物理围网区域,建立洋山特殊综合保税区,作为对标国际公认、竞争力最强自由贸易园区的重要载体,这不仅仅是自贸区扩大版,而是升级版。

新片区对标的是更符合国际主流观点的“自由贸易园区”(Free Trade Zone,简称“FTZ”),即在某一国家或地区境内设立的实行优惠税收和特殊监管政策的特定区域,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扩大开放的深度与广度。

周国平在采访中谈到,新片区《总体方案》在更大范围、更广领域推出的首创性开放性举措,明确提出,要支持新片区以投资自由、贸易自由、资金自由、运输自由、人员从业自由等为重点,推进投资贸易自由化便利化。

此前的上海自贸区,从严格意义上说,是对标“自由贸易区”(Free Trade Area,简称“FTA”)的试验区。FTA是指由两个或多个国家签订自由贸易协定,贸易协定所覆盖的范围。当初上海自贸区设立时,对标的是FTA自由贸易协定的最高标准,包括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中美投资协定(BIT)谈判等,强调 “压力测试”和“可复制”、“可推广”。

上海市社联党组书记、专职副主席权衡说,“自贸试验区建设,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开放手段和工具,实际上更是新时代中国对外开放战略的一个转型和升级,是新时代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的重要战略新引擎。”

他认为,新片区不再优先强调可复制可推广,而是将探索性、先行性放在首位。也就是说,新片区施行的某些制度创新很大程度上不适合在其他地区复制推广。“新片区提出5个自由,体现了更高的开放水平和要求,解决市场主体长期以来‘准进不准营’的制度障碍,让生产要素在新片区内充分流动起来,吸引跨国高端企业。”

打造世界级前沿产业集群

8月30日,上海市政府发布《关于促进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高质量发展实施特殊支持政策若干意见》(简称《临港50条》),提出围绕重大项目和平台集聚、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布局、工业互联网建设、应用场景开放、高新技术企业认定、专利服务等展开。坚持创新引领,着力打造世界级前沿产业集群,提升科技创新和产业融合能力,加快形成新动能,增强国际竞争新优势。

专家认为,临港新片区将不仅仅立足上海,将成为辐射到长三角地区的一个重点区域。

根据规划,到2035年,新片区的区域生产总值超过1万亿元人民币,相当于再造一个目前的上海浦东新区。周国平指出,从这个目标就能看出新片区和原自贸试验区之间的重要区别——自贸区试验区是制度创新的示范区,而新片区将成为“未来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增长极”。其中专项发展资金、税收支持等,相关部门正在研究制定有关实施细则。

小洋山港:“不叫自贸港的自贸港”

新片区方案发布后,对小洋山港的特殊部署备受外界关注。“在新片区内设立物理围网区域,建立洋山特殊综合保税区,作为对标国际公认、竞争力最强自由贸易园区的重要载体。”同时,“对境外进入物理围网区域内的货物、物理围网区域内企业之间的货物交易和服务实行特殊的税收政策”,洋山港因此被视作“不叫自贸港的自贸港”。

周国平介绍,通常自由港是设在一国(地区)境内关外、货物资金人员进出自由、绝大多数商品免征关税的特定区域。在物理围网区内,取消不必要的贸易监管、许可和程序要求,对进出货物实施以安全监管为主的监管模式,以及实施特殊的税收政策,意味着围栏区具备了自贸港的部分特征。

“从国际贸易发展趋势看,物理围网更适合货物贸易。当前国际贸易的主体已经向服务贸易和数字贸易发展,而服务贸易、数字贸易是没有围栏的,因此围栏内和围栏区外具有同等重要的意义。” 周国平解释。

来源:周到上海       作者:曹西京